麻豆传媒操高圆圆

麻豆传媒操高圆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莫左不想输给庄柔,娶不娶得到她是一回事,重要的是不能喊姐姐啊!

他把所有手下都叫了过来,让他们比拼憋气。水就不用了,直接站着憋,然后挑出时间最长的十人来。

庄柔找了块靠墙的青石条坐下,看着他们黑压压一片的在那憋气,睁眼的工夫就结束了,时间最长的果然还是林水根。

瞧着选出来的十人,莫左很担忧,怎么憋气的时长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为何如此短?

虽然在众人比拼的时候,他也跟着悄悄憋了一下气,却也没撑多久就觉得胸口难受了。

他厚着脸皮没和任何人说,只是不甘心的决定私下没事时就要练练,省得以后再有这种事发生。

毕竟不是自己亲自上场赢的,总觉得不够爽快。

莫左走到十人面前,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神色沉重目露凶光,众人都让他看得发毛了。

他们都知道,这次输掉的话,将军不止媳妇儿没了,还要受到不小的羞辱。

现在大家都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不由得想当时应该早点出气,这样就不用出来担这个责任了。

最后,莫左走到了林水根的身边,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句话也没说,却已经表明了态度,一定要赢。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

林水根现在也不好说什么丧气的话,只是点点头,这次也得全力以赴了。

看起来是鼓励,实则都快吃人的莫左,看向悠闲等着的庄柔,“怎么比?”

“端水盆,把头埋水中,留到最后的人就算是赢。我也不怕们动手脚,莫将军的人品绝对可靠,相信会非常的公平。”庄柔先把话放下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莫左能做出不守信用的事,那可就是个废人了。

真敢这样,她可不怕去河里试,淹不死几个就不罢休。

莫左让人去村民中借了十一个盆过来,在里面打了井水,放到台子上放好。

庄柔便走了过来,随便选了个盆,看了一眼四周和自己比的人,“我准备好了。”

一名士兵手举起了手中的令旗喊道:“备!”

众人赶快深深吸了一口气,庄柔也吸了口,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始!”

大家马上把头浸到了水中。

村民也跑过来看热闹,好奇的瞧着大家把脸埋水里面,不知道这些当兵的在干什么。

里面还有那个带着可怕野兽的女孩,怎么也跟着这些粗汉子在玩这种,难道是水中放着铜钱,看谁用嘴叼出来多少,就归那人所有?

村民没见过世面,对于军老爷的喜好,也只能猜这么多出来。要真是叼钱哄他开心的游乐,她们这些女子也可以上,能弄几文铜钱补贴家用也好。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有人的水盆中咕噜咕噜的开始冒泡,终于实在是忍不住,猛的抬起头来。

他贪婪的大力吸着新鲜的空气,顺便往四周一看,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其它人还在水里浸着,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就在这时,隔了两人的地方,又有一人抬起头来,喘着气发现就他俩人站起来,顿时不好意思的朝莫左傻笑了几声,希望用这个来化解一下尴尬。

莫左狠狠瞪了他俩一眼,把希望放在了其它人身上。

有了这个开头,憋不住气的人越来越多,不顾莫左的期望,一个个站起来。偶尔有个别人想再挣扎一下,虽然只有头在水中,双手却好像溺水似的乱抓。

这可把众人吓坏了,赶快扑过去把他强行拉了起来,再看差点就溺死了。

“……”莫左无语的看着他们,根本不好意思喝斥他们,这都拼着溺死憋气了。

他抬头看过去,此时只剩下庄柔和林水根还在水盆里浸着,两人都很安静,一动也不动的把头埋在水中,当四周安静下来之时,瞧着有点怪怪的。

有人小声的说道:“他俩这样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水根不会出事吧?”

“我家乡有个笑话,有两人相互吹牛,都说自己水性好。一个说可以在水下待一天,另一个说他二叔去年下水后一直待到现在都没上岸呢。”

“哇!这么厉害?”

“蠢啊,这不是淹死了,才上不来吗?”

莫左狠狠的瞪了过去,“闭嘴,说什么屁话!”

说话那几人顿时不敢再出声,只是担忧的看着林水根,想着溺死前总会挣扎吧……

平时从来没感觉时间过的这么慢,众人鸦雀无声的看着庄柔和林水根,越看越觉得两人可能已经死了,不然怎么憋气憋了这么久,还半点动静也没有。

正当大家寻思着是不是过去查看一下,林水根动了起来,他动作并不猛的抬起头,喘着气侧头看向庄柔那边,顿时脸色一变。

死了?

林水根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把丝毫不动脸浸在水中的庄柔给拉了出来,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庄柔茫然的脸。

“我赢了?”庄柔愣愣的看着他,不明白突然拉自己干嘛,总不会用这种方式耍赖吧?

她往四周一看,全部人都已经离开盆,那自己就是最后一个了。她用手抹了把脸上的水,喘着气笑道:“看来是我赢了,只是想叫我起来说一声就行了,不用这样拖呀。”

林水根也没料到她没事,瞧她现在的样子,似乎拼着老命再撑一会都行。

他看向了脸色不好看的莫左,只得走过去抱拳请罪道:“大人,属下无能,愿替大人受过。”

那九名士兵也跑了过来,齐刷刷得跟着认罪,全争着要替莫左去担这份赌约。

庄柔从旁边抓过一条没人用过的汗巾,擦拭着脸和头发上的水,瞧着他们就乐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有如此多的人想做我弟弟。没关系,现在姐姐有钱了,过年压岁钱大家都有份。”

众人全回头看向了她,心中无语,她就不能矜持一点吗?

莫左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输掉了,必须叫她姐姐道歉才行。

他脸气得都快紫了,气呼呼的看着庄柔。别说是道歉了,浑身上下都是杀气,瞧着就是想杀人了。

村中的妇人吓得带着小孩全跑光了,军爷要杀人了!

庄柔并不怕他,继续无所谓的擦着水,等着莫左过来请罪叫姐姐。

莫左一步步的向她走来,属下们不忍看他受到羞辱,纷纷出言相阻,“将军,我愿代将军请罪。”

“姐姐,我代将军向请罪,小瞧是我们的错,请原谅。”有一兵士冲到了庄柔面前,单膝跪地抱拳说道,“我……我才应该回家绣花。”

有他带头,顿时有大量的兵士跪到了庄柔面前,姐姐声不断。

莫左被他们深深的感动了,激动的说道:“大家别这样,此事是我狂妄惹下,在下乃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怎能临阵脱逃!”

“们让开,这错由我自己背。”

众兵士顿时悲壮得喊道:“将军!不可啊!”

庄柔冷眼看着他们在那悲壮的快抱头痛哭了,擦干水扔下汗巾平静的说道:“我先回去,等们冷静下来后再派人来告诉我,什么时候去攻打码头。”

“我就不奉陪各位了,们继续。”她扔下话,懒得理会众人诧异的目光,便转身离开回去找银霸。

兵士们反应过来,赶快起身说道:“将军,太好了!”

“好个屁!”莫左一阵心堵,这完全就是瞧不起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