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app**下载

字幕网app**下载

关丽见到黄二娃和女儿是在下午六点的时候。

见到母亲,大姑惊喜地叫了一声扑进她坏里,两母女很是亲热了一阵。

大姑被关丽一通“乖儿”“幺女”地亲了半天,咯咯笑个不停,她一笑,关丽也跟着笑,仿佛昨天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一家三口就找了见家级的馆子摆了一桌吃晚饭。

关丽不停给女儿夹菜,说,大姑你现在正在长身体,多吃点肉,吃肉肉长肉肉。别怕胖,等个子抽起来,自然就瘦下去。

大姑毕竟是个孩子,运如飞,转眼就风卷残云地把饭菜席卷一空。黄明却心事忡忡的样子,也没吃什么东西。夹上一筷子菜,就轻轻叹息,接着摇摇头。

这家饭店挺不错,都是单间,里面还放着一张麻将桌,方便食客在饭后的娱乐活动。

吃完饭,服务员把盘儿盏儿撤下去之后,他们三人又坐在麻将桌边上说话。

关丽率先进入主题:“黄明,我的态度昨天回红石村找你的时候,当着你,当着爸爸妈妈的面已经说得清楚了,你今天既然进城找我,估计已经想清楚了要给我一个回话,说吧,什么时候跟我去办手续离婚?”

她端着玻璃杯子喝水,袖子挽得有点高,露出白皙纤细的手腕。虽然常年给人做家政,接触冷水、洗涤剂和化学药品,但她的皮肤依旧保养得不错。

黄明这才发现自己妻子现在的打扮和言谈举止和城里女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显得那么美丽又是那么地令人心中喜欢。

可是,她的眼神却是那么轻蔑。

性感私房内衣

什么东西最不能令男人忍受?那就是轻视,尤其是被自己最亲密的身边人瞧不起。

黄明心中突然有一股怨气涌起:“关丽,这事我没有错,错的是王俊那个骗子,那个坏人。他竟然想着要把我们村的钱都骗光,如果真那样,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倾家荡产,你和我一辈子都要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好在有宋轻云,有街道派出所把这个犯罪集团连根挖起。王俊那畜生怎么也得判个十年吧,我可是见义勇为,我是英雄。”

关丽:“英雄,呵呵。”

黄明:“对,我就是英雄。宋书记还说过要把我的事迹报告上级,看能不能评一个,被我拒绝了。我是什么人,我是军人,军人以保护人民为天职,要什么荣誉,传了出去还不被我的战友们给笑死?关丽,我可是立了功的,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可为什么又要回来闹离婚?”

关丽:“我要和你离婚的原因你自己不清楚吗?”

黄明:“我清楚什么,我觉得你这就是没道理。关丽,王俊已经被抓进去了,等他到接受完法律惩罚出狱已经是一个老头子,你我之间的问题就不存在了。”

关丽有点冒火:“你我之间又有什么问题,跟王俊又有什么关系,黄明你得把话说清楚了。”

黄明哀求:“关丽,无论你以前做过什么,就算在对不起我黄明,看在女儿的份上,我都可以装什么都不知道。女儿不能没有母亲,不能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关丽听到这里,腾一声站起来,骂:“黄明你什么意思,是说我和王俊不清不白吗?放你的狗臭屁,我关丽干干净净一个人,你侮辱我就是侮辱你自己也是侮辱大姑。”

黄明有点慌乱:“不不不,关丽,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过去都过去了,咱们不提以前好不好。”

关丽:“黄明,你今天见了我又是说你自己没错,你见义勇为了,现在还大度地说你不想追究以前的事,弄得自己好象是个受害者似的。你没错,你是个英雄,那我关丽就是个坏女人了,我是不是该哀求你原谅我,我是不是应该在你面前哭着说要悔改?”

黄明:“我没这么想,好吧,我请求你回家。这城里不好,我们回红石村吧!想当年,咱们在农村的时候,我们一起下地,一起上山玩,那日子过得多带劲啊!是,农村是苦。可宋轻云说了,只要葡萄种下去,一年就是三万多块。现在又要发展乡村旅游,如果弄得好,一年又有几万,和你在城里干活又有什么区别,咱们还一家团圆了呢!关丽,听我的,跟我回家吧!”

关丽突然咯咯大笑起来:“黄明啊黄明,我现在才弄明白你在想什么,原来你刚才说的话都是骗人的没,最后的目的还是问我要钱给你建大棚。”

黄明愕然:“我没这么想啊!”

“那你不停说让我跟你回家是为什么,还说建大棚搞旅游,不需要投钱吗?黄明,家里的钱都是我关丽一块地板一块地板,一块玻璃一块玻璃擦出来的,我要给娃买房子,谁都别想打我的主意。”关丽:“黄明,难道你还没搞清楚你我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吗,以至于再也没办法生活在一起?”

黄明:“什么问题?”

关丽:“咱们农村有一句话:娶妻娶妻子,吃饭穿衣;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自从到了你没黄家,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日子过得实在太苦,没办法了,我就跟你商量总得有一个人要走出去,不走出去,这生活还有什么盼头。结果呢,你黄二娃说要留家里照顾老人孩子。你懒,你贪玩好耍不肯离家,我走出去,我去赚钱,我现在也赚到了。但你了,你还是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黄明你想想,结婚之后你这个男人就没有帮过我一分,我又要你何用?”

黄明:“可是我在帮你洗衣做饭啊,我前一段时间不是到城里来帮你的吗?”

关丽又是伤心又是失望:“家庭真不是你一个男人应该呆的地方啊,黄明你好厚脸皮。”

黄明急了:“那你回家,我进厂打工。”

“你打工能赚多少,比得上我?”

“那我种葡萄。”

“说到最后你还是问我要本钱。”关丽:“黄明,你滚吧!既然咱们不能好好谈下去,那我就采取法律途径,我起诉离婚。”

黄明闷头道:“你起诉我也不离。”

关丽:“有法院判决,可由不得你。”

黄明依旧闷闷地说:“到时候再说吧,我回家去了。”

生活就是一个不停被锤的过程,黄明已经被锤得没有了精气神。

忽然,大姑哇一声哭起来,一把抱住母亲的胳膊:“爸爸,妈妈,别离婚,我不要做单亲家庭女儿。妈,你回家去吧,你不回家我就死给你看。”

关丽:“放开我,黄二娃你教的好女儿,还寻死觅活了。呵呵,黄明,你打算用孩子来胁迫我吗?”

大姑:“别离婚,你们离婚我就死。”说完,就要去爬窗户。

关丽,大怒,一记耳光抽过去:“装,让你装!”

耳光响亮,鼻血流来出来。

黄明终于爆发,一拳打在妻子肩膀上:“关丽,你无论如何轻贱我都无所谓,我们是两口子,可是孩子是无辜的。离婚,我跟你离。”

女儿是他心头肉,谁都不能碰她一根指头。

关丽被一拳打得坐回椅子,她抢天呼地地哭起来:“黄明你打我,你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我又没有给你戴绿帽子。你想离婚没那么容易,要赔钱,赔我十万块。不然我跟你没完。我把你家房子一把火点了,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