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app下载ios

字幕网app下载ios

想到这里,我不禁冒了一身的冷汗,而后喃喃道:“那这叶枫若是把这黄泉的全部都拉到生界来,岂不是就能直接让那叶枫背后的东西出来了吗?这么一来……后果不堪设想啊!”说着我就将桌子上已经被我写满草稿的纸张揉成了一团丢进了垃圾桶,而后我关上了自己桌子上的台灯,站起身将椅子推回去之后直接盘坐在了床上,而后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右手按在了胸口正中的位置。

这几天,或者说是从那麒麟之力爆发了之后的那一天开始,我胸口的那个麒麟纹身就已经不见了,原本只是在皮肉之上有些许灼热的感觉也已经转移到了心脏肺腑之内,今天在老鬼说了关于我身上的这股力量的内涵了之后,我的确是希望将其摸索干净,因为不止因为我是刘伯温刘基转世这么简单,我身上的这麒麟之力,可是一个若是我能够将其自由运用,就能够直接超越与我同岁的人,而这也是我比他们都要优秀的先天条件,因此我只有在直接将其转化为我自己本身的力量了之后,我就能够完美地把自己的实力最大化,而这么一来,不止是我的力量会被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若是能够同我身体当中的那股力量联合起来,还能够多一个和我一起想办法的思想,而这么一来的话,也就多一个脑子,我的身体里面现在可是已经有了晴儿这么一个可以自由思考的刀灵了,也就是我有两个脑子了,而现在若是再多一个这个麒麟之力的话,解决起办法来,也能够想出更多的点子来。

而后我便低下了头喃喃道:“如果我之前想出来的东西都是真的,那只能说我太厉害了,但若这不是,那也就是我的脑洞太大了,不过这什么阴阳两界的东西,也就这么个意思,应该和我的脑洞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我这该拿的力量还是得去尝试获取,若是就这么丢下的话,指不定得后悔多久呢。”

说完我便直接将自己的意识慢慢地收回,随后慢慢地静下了心想要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但不管怎么样,我进入的,最多也就只有自己的梦境,而在梦境之中,又不同于我之前的一些预知梦,这只是一场我能够记住的普通的梦,而且在梦中我也不能够自由地行动,而这样子就意味着,我在集中注意力想要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的这一个情况下,我,睡着了,而等我自己醒过来的时候,现在也已经是早上的五点钟了,而后我便匆匆忙忙地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在厕所隔间里面洗漱完毕之后绕过了地上昨晚没有整理的三国杀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同与我一起在这个点出来的叶明走下了楼,坐到了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随后看着延伸奇怪的关子衿问道:“你干嘛这么奇怪地看着我?我的脸上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关子衿摇了摇头问道:“没,没什么,阿亓,你昨天晚上没事吧?”说道这里,林檀香也点头说道:“对啊,要不是因为你的事情,我早就把那小子再揍一顿了,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有心事啊?”

现在在楼下大厅里面的一共只有四个人,分别是我、叶明、关子衿和林檀香,而李源和杨禹还有林楚天三个人应该还在床上睡懒觉,而从她俩的话当中,我可以听出来她们真的和你在意我昨天晚上的行为,但说实话,我的心里还真就没什么心事,而若是要和他们解释的话,难免会有些尴尬,毕竟这么中二的事情,从我的嘴里和他们讲出来,而且还是用解释的那种语气,这就连我自己都会脸红的啊;但要是不说的话,他们恐怕会一直猜下去,而他们这么一直猜下去,也不利于我在团队当中让自己放开来,他们也没有办法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到自己的任务上面去,这可不是一个对团队有利的事情啊。

叶明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们昨天晚上对他做什么了吗?”关子衿和林檀香听了叶明的话,对视了一眼,两人便开始疯狂地摇起了头异口同声地说道:“不是不是不是!没有没有!我们怎么可能,会对他做什么呢?”随后叶明看了我一眼问道:“他们昨天晚上是不是干什么了?”我摇了摇头说道:“真没什么事,就是他们来我的房间玩了一会儿‘三国杀’,然后我突然想起来一些事情就让他们先出去了,然后她们就开始胡思乱想了,现在我也觉得有些难受了……”

而后关子衿又上来戳了戳我问道:“真的没事吗?真的真的没事吗?真的真的没事吗?”我则是有些好笑地看着她问道:“你干嘛啊?哈哈哈哈,你这样子好有意思啊,我看你小时候犯错了都没这个样子过,现在到底是怎么了啊?”说到这里,我甚至还看见关子衿的眼中出现了点点的泪光,而后站起身摸了摸她的脑袋问道:“到底怎么了啊?我好好的啊,你们这么一直在猜一些关于我的东西其实没什么太大的意义,真的,我真的超级好啊,是超级超级超级的好。”

“真的吗?”关子衿抬头看了我一眼又问了一遍,我点了点头说道:“对啊,不然呢,难不成我还骗你吗?”随后说道:“你们不管是谁,真的,不要再乱想了,我昨天晚上真的没什么事情,昨天晚上只是让你们回去,我自己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想要马上记录一下,就像是作家突然想到了一些很好的东西不想要漏下的那种知道吗?就是那种感觉,所以啊,你们真的,别去猜了。”

而后楼梯之上又响起了踢踢踏踏的声音,三个摇晃着的身影就从楼上走了下来,杨禹睁着自己惺忪的睡眼说道:“这还没等我闹铃响起来你们就在下面吵吵个不停,想赖个床都不行了。”林楚天也说道:“就是,困死我了,回去了之后我们仨还打了一会儿斗地主,是真的困……”李源看着他们俩抱怨道:“还不是你们啊?大半夜地从窗户爬进来把我叫醒打斗地主,要不是我没有起床气,早就一人一个巴掌给你们打过去了。”

“那你还不是和我们打得这么开心?这回都不想回去了直接睡在你地板上了。”杨禹抱怨着说道,而我则是看着杨禹心里默默地道:“其实你才是最该被抱怨的人吧!明明是你组织起来朝着李源的房间从窗户那里爬过去的吧!现在为什么你一脸的怨气?难道是地板吗?难道你是要怪那个地板吗?”

“都怪那个地板,真的是,太凉了,睡的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个什么地板啊?难受死个人。”就在我想完这句话之后,杨禹马上就开口说道,而我则是一惊,看着杨禹继续想着:“你小子是不是听了我脑子里的话?绝对是听了我脑子里的话了吧?太蠢了吧?居然去怪地板,你小子到底是个什么傻子啊?”

海滩上的白嫩如玉清纯少女白裙飘飘唯美动人

而后林楚天接过话说道:“我就不应该听你的去爬他的窗户的,这都摔了三次了,脖子都疼死了。”听了林楚天的话,不止是我,我们站在底下看着走下来的四人同时在内心说道:“锲而不舍啊!完全就是锲而不舍啊!为什么你们可以这么锲而不舍!”

而后叶明开口了,说道:“既然都已经好了那就赶紧下来吧,大家都赶着吃饭呢。”而听到吃饭了之后,杨禹原本有些颓靡的眼神突然就变得闪闪发光了起来,而后问道:“那什么那什么!今天早上我们吃什么啊?”

叶明摇了摇头说道:“这我可不知道,说不定两个女生知道。”

叶明说完便靠着一张桌子将自己的双手交叉放在了胸前,而杨禹他们听完了叶明说的话了之后,一同将自己的视线投向了关子衿她们俩的方向,关子衿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而后林檀香直接站出来挡在了关子衿的面前说道:“这你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昨天早上的饭是大鱼大肉的,至于今天的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大鱼大肉?一大早起来就吃大鱼大肉?真的吗?”林楚天有些好奇地一步一步同杨禹他们从楼上走下来问着,林楚天现在的样子可搞笑的很,他的脸上虽然过了一个晚上,不过还是留下了林檀香打在他脸上的一个巴掌印。

“对啊,还有鲳鱼和帝王蟹呢,都怪你们昨天这么晚起床,这才害的我们没有这么豪华的早餐阵容可以吃,不过今天还算好,你们都起来了,应该是可以吃到了。”林檀香说道。

“我靠?帝王蟹?真的假的啊?早餐有帝王蟹?开什么玩笑啊?”这回换李源惊讶了,不过与其说是李源一个人惊讶,不如说,是李源一个人叫出声了,而其余的人都是被惊地说不出话来,毕竟李源的家境已经算是不错了,一两个星期吃一只帝王蟹那可不是什么问题,但那可都是气派地摆出来吃,但这一顿早餐就来一直帝王蟹,而且又是出自老鬼之手的厨艺佳肴,这完全就是一种浪费的奢侈啊,毕竟大家都说的是早餐吃的少,午餐吃的饱,晚饭吃的好,这一顿早餐都像是和吃开国宴席似的,这哪让人能接受这是现实啊?这吃东西之前都要捏一下自己检验一下是不是真实的场景才敢相信的好吧?

“谁知道呢,今天说不准还是一样的呢。”林檀香摊了摊手说道,虽然她说的是这么的不经意和不在乎,但她的心里却是万分的在意今天的早饭,毕竟再怎么说,这帝王蟹,在我们这些穷人的眼里,可是黄金一般的存在啊!

就在我们几个人“开小会”的时候,欧阳寻风,也就是老鬼的声音在厨房的方向响了起来说道:“哟,今天怎么这么齐?我记得,我定的时间是早上的六点半吧?现在怎么都五点多就全员签到了?”

说着他便控制着自己的阴力托出来了七盘用罩子罩住的盘子,随后走到了餐桌面前把一个个盘子放到了桌子上说道:“你们都来吧,吃完早饭,就开始今天的素质训练。”

老鬼今天的模样依旧是拂袖清风,但即便如此,大家关注的焦点却不在老鬼的身上,而是老鬼放下的那一盘盘菜的身上,老鬼见我们的一道道目光如此锐利,不禁问道:“嚯,你们今天都是中了什么邪了?这周围有我的鬼力震场,哪里还有什么鬼物会靠近这里来迷惑你们的心智吗?”老鬼刚说完,我就直接跑着坐上了餐桌旁边的一个座位之上,接过老鬼的话说道:“还不是你这个老鬼吗?老拿一些我们没有吃过的佳肴来迷惑我们的心智,这要不是你,指不定我们还会和在生界一样,直接把饭点旷掉呢。”说着我就猛地打开了自己面前的盖子,而在打开的一瞬间,我的双眼是闭着的,不止是我,同我一起坐下打开罩子的几人,也都是闭上了眼睛,为的就是想让这菜的气味先温润我们的鼻腔,而后再让这菜从我们的口腔进入直至被我们的身体全部消化……

打开了这餐盘之后,一股清新淡雅的沙拉酱的气味就进入了我的鼻腔,这气味放在早晨,可是一个完美的开端啊!就像是一个一尘不染的少女在早晨刚照射进来第一缕阳光的森林当中沐浴一样,就如一张白纸一样,让人没有任何的遐想,就像是我们的面前摆放的真的就只是一盘单纯的沙拉一样。

而后我猛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张开眼睛拿起了身边的勺子,随后带着笑意看着自己面前的沙拉直接就是一勺下去将其放进了自己的口中,而后便开始咀嚼了起来,但在咬着咬着,我突然想起来了有什么不对,随后又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餐盘随后抬头看着老鬼说道:“我靠!真是沙拉?”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