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app无限观看

香蕉视app无限观看

【冲盈碧玉钗:《白蛇缘起》世界,由蛇母参悟道家冲盈法门炼制蕴养,又经神秘的宝青坊主改造的法器,能吸收、储存、转移他人法力、神魂。因蛇母扭曲道家真意,行入左道,此钗有极大弊端,吸纳之时,会损伤驱使之人神魂。

特殊属性:归元,夺魂。等级:四品(9星);愿力:9000】

啧啧……

陈亦看着灰幕上的说明,暗自赞叹。

别说,这条老母蛇虽然看着好像有点蠢,但只凭着当初从国师手中夺去的一张残页,还是个半文盲,竟然就能练成“万流归元”这种邪门功法,还能炼出珠钗这等法器。

这份才情,实在有点秀了。

相比之下,那水货国师就弱暴了。

也就是太倒霉,否则这水货国师还真不配当她对手。

这珠钗的能力有点超过他的想象。

果然,此宝与他有缘,合该被他所得!

陈亦从手中的珠钗收回目光,看向已经各展手段斗在一起的国师、蛇母,叹道:“修行修心,修念修德,方可道不离身,你二人一心修行,却空修法力,不知大道,妄造了这许多孽业,”

“种前因,结后果,须知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纯白头纱漂亮蕾丝美眉明眸皓齿清新养眼图片

“吼!”

陈亦才装到一半,就被蛇母一声震天嘶吼打断:“臭和尚!啰啰嗦嗦!烦人至极!”

“轰!”

庞大蛇躯一扭,已将镇压她的巨柱挣断,二首之一已如山岳一般向他压来,另一首也没闲着,直直朝国师撞去。

陈亦脸皮微微扯动。

蛇母山一般大的蛇头,张开巨口,就像个巨大的血窟窿,深不见底,两只巨大竖瞳中闪烁着疯狂的凶光,却没有发觉底下那蝼蚁一般的和尚,眼里也闪现出了凶光……

天降大山,便是那激起的罡风,已经足以把一个普通人压成肉泥。

蛇母也一样认为,那和尚在自己这一击之下,也是同样的下场。

下一刻,却巨大的竖瞳却突然一缩,几乎成了一条血线。

因为她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再也无法寸进,不止不能进,也不能退。

这一颗大脑袋,连一丝一毫都无法动弹。

另一颗正撞向国师的大脑袋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她现在只有这颗脑袋能动。

“你……!”

这颗脑袋的两只眼睛却是暴突。

那个于她如蝼蚁般的臭和尚,竟然正用一只手,抵着她另一颗头,便让她无法动弹。

要知道,自己一片鳞片都要比他大上几倍!

“阿弥陀佛!”

陈亦面无表情地伸着一只手,“轻轻”地托着蛇母的下巴,突然改托为抠……

五指陷了进去,那坚实的鳞甲如豆腐一般毫无阻力。

竟然……

敢打断他装……呸!慈悲教化,不能忍!

蛇母突然惊恐地发现,一股无匹的巨力从另一颗头上传来,自己便不受控制浑身一抖,直接飞了起来……

而在别人看来,却是站在那条赤色巨蟒之下,连人都难以看见的和尚,单手抖起了如山一般横亘的巨蟒,就像抖一条小小的鞭子一样。

庞大的蛇躯便泛起了一阵波浪,整个被扬了起来。

“轰!”

蛇母在懵比之中,被高高抖起,然后又突然落下,轰然砸在国师大阵那笼罩山谷的湛蓝光罩上。

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激起光罩上一道道符箓显现,不断游动。

“duang!”

“duang!”

蛇母两颗头一颗被陈亦扣着,将庞大的蛇躯当成了一根软鞭,甩得飞起,另一颗头跟一个大锤子似的,一次又一次地砸在光罩上。

蛇母在一阵阵头晕目眩、恍恍惚惚中,头一次升起一种怀疑妖生的感觉……

当初她被国师骗,被害得那么惨,一条尾巴都断了,不得不以秘法用法力接续了一截,却还能身残志坚,苟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今天,不仅残缺的身体长回来了,一颗头变两颗头,法力更是惊天动地……

可是为什么……

现在是什么情况……

“姐姐……”

同样被吸得奄奄一息的小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已经恢复了力量的许宣给捡了回来,和白蛇一起,躲在远远的角落里,无力地靠着山石,呆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一向脾气暴躁,大有天不怕地不怕架势的小青蛇,此时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畏惧:“这和尚……好凶啊……”

“……”

性子温婉的白蛇,也用一双大眼看向许宣,里面明显透着一种不

吐不快的色彩……

之前她见过那山崩地裂的景象,更加令人惊心动魄、令人恐惧,对于许宣这位师父的力量倒不太惊讶,只不过……

“阿宣,你师父的性子……一向这么……爽朗吗……”

“呵……呵呵……”许宣一阵干笑。

温和?爽朗?

那是相当的暴躁!

不过他也是看着已经快被抡成风车的蛇母,暗自吞咽了下口水。

看来以前师父对他还算是温柔了……

“轰!”

他们在这里一吐为快,国师的玄冰大阵终于承受不住陈亦连番打砸,终于轰然爆裂。

那杆紫色骷髅华盖,也在同一时间咔嚓一声碎裂倒地。

蛇母很幸运,脑袋还没有被砸爆,被陈亦直接像扔垃圾一样,甩到了一旁。

一阵轰隆巨响中,像一坨烂泥般,软趴趴地趴伏在地,蛇信都吐了出来,歪在一旁,已经晕晕乎乎,动都动不了。

“……”

国师太阴真人僵硬如干尸般的脸皮,剧烈地扯动了几下,眼中闪过惊惧,脚步已经开始慢慢向后挪动。

他不是傻子,这和尚虽然没有用过什么神通法术,但这种明显已经超脱了凡俗的力量,却比什么神通法术都让人害怕,绝非他可力敌。

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不溜等死吗?

只是当他想转身就跑时,枯涩的双眼中,突然隐隐有一缕漆黑一闪而过,如雾气一般,便觉心中升起一种暴戾狂躁,瞬间驱散了惧意。

看向陈亦的眼中充满了疯狂,和一种……

垂涎的神色,就好像陈亦是某种十分美味的食物一般。

“呵呵……”

那一闪而过的漆黑雾气并没有瞒过陈亦,皮笑肉不笑地发出一声呵呵。

“因缘而起,因缘而灭,许宣,他是你的死劫,降伏他,是你唯一的机会,去吧。”

说完,竟然不再理会,直接转身,背对着变得有些诡异的国师,走到了一滩烂泥似的蛇母旁边。

抬头仰望着山一样大的蛇躯,又看了看手里的珠钗。

“这玩意儿,要怎么使?”

这灰幕也真是,说明书也不写得清楚点……

陈亦摸着光脑壳嘀咕着。

另一边,许宣犹豫了下,终于站了起来。

“阿宣!”白蛇扯着他的袖子,眸中透出焦急。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许宣微微笑了笑,便毅然转身,走向国师。

“姐姐,这小子有这么个……性子爽朗的师父在,有什么好怕的?”一旁的小青无力地撇着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