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赵佳美

麻豆传媒映画赵佳美

穆七熟练地打开了自己的画具,从她的手法来看倒不像是新手。

“装模作样。”

“你们就得了吧,人家穆七温柔又可爱,哪像是你们这样恶心在背后诋毁人家。”

“瞧着吧,她要是会画画,我这……”

还没有等她说完穆七那边已经开始画了起来,她并不是用常规的构图手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例如穆七一开始画画就有她自己的想法和习惯。

她的成长之路和其他学生不同,大多学生都是在老师的指导下,有着一套固定的画画模式。

所有当穆七的起笔手法和大家不同的时候,她就遭来一堆人的耻笑。

“看吧,我说她就是一个新手,压根就不会画画。”

“哪有人这样起笔构图的,穆七,你说你究竟是怎么考进学校的?”

穆七拿着画笔的手一顿,穆尘特地吩咐过,她怎么来的学校和其他人没有关系,不用给谁解释。

但她也知道其他人进来是需要考试,她没有考试就来了,应该是穆尘用了什么手段。

九月的尾巴青春正茂的校园美眉

此刻当大家问到她的时候她就有些紧张,她这个人本来就不会藏着自己的心思。

说话的人是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女生周瑶,也是由她挑起来的事情。

在国内的时候周瑶家境不错成绩也不错,习惯了被人高高捧起,以前焦点是她。

到了这里,所有的焦点都被穆七吸引了过去,不管男生还是女生谈论的都是穆七,她成了毫无存在感的人。

一般这种女生心态都很不好,想方设法想要挑刺证明穆七的不堪。

恰好穆七软绵绵的性格更加滋生了她的得意,本就高调的周瑶更加嚣张。

“瞧她这么慌张的样子,一看就不是走的正规渠道入学的,应该好好让人查查。”

“我……”穆七不擅长说谎,遇到这种事也只能闭嘴。

“吵什么吵,开始画画了。”约翰看了看腕表,“上课了不知道?”

周瑶指着穆七,“老师,我怀疑她不是通过正规的渠道考进来的,应该让学校清查。”

“老师,我……”

约翰教过穆七,知道她的性格,她又怎么能是这种人的对手。

他抬手示意穆七不用解释,以穆七的性格很容易说出实情。

“这不是你应该操心的问题,现在是上课时间。”

“老师,这不公平,一个完不会画画的人却和我们在一起。

那我们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又准备高考,好不容易才考上了大学。

要是有些人不劳而获进来,对我们岂不是也太不公平了?”

约翰有些不悦,这多事的女学生,真是不知道好歹。

其实每个学校都有一些特别的名额,例如一些企业家给学校有过重大捐赠,基本上他们的子女都可以特殊入学。

穆尘花费不小才将穆七送进来,没想到因为穆七太过出挑,这么快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毕竟像是怎么入学的这种事谁会关心?年级这么多的人,没有那么讨厌的人吧。

这周瑶也就是故意挑刺而已,谁知道误打误撞还真的指责起穆七的入学手段。

约翰不问也知道穆尘是用什么方式送穆七进来的,他抓到周瑶话中的漏洞。

“你说她不会画画?”

“你看她的起笔,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会画画的人。”周瑶一脸笃定。

“我会画画,真的……”穆七小心翼翼回答。

“你要是会画画,我马上就从这里跳下湖。”周瑶一脸不屑。

穆七摇摇头,“已经入秋,你下水会冷的。”

“少

在这惺惺作态,你是画不出来吧!”周瑶咄咄逼人。

“既然如此,那我画吧。”穆七不太会吵架,她在意的只是别人说她不会画画这件事。

穆七重新坐下,没有再理会周瑶。

约翰也将学生们驱散,“好了,都开始准备吧,今天的这幅画对你们来说很重要。”

大家虽然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但一双眼睛还是紧紧盯着穆七的画卷。

穆七没有被她所影响,就像是在家里一样写生,她曾经画过上万张不同的蔷薇花,对色彩光影的掌握比起一些所谓的大师还要好。

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过画展,其中一些画作被拍出了几百万的高价。

买下她画作的人都不知道这个画师的年纪,当年的她水平已经那么高超,更不要说现在。

周瑶嘲笑她不会画画,就像是嘲笑贝多芬不会弹钢琴一样无知。

穆七之所以构图与常人不同,那是因为她们还停留在学生死板的绘画方式层面。

而穆七从一开始就没有人给她定什么框架绘画,她有自己的想法,更有自己的画法,她的画法一般人根本就学不会。

一开始大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很多人已经觉察到了她的用色十分大胆。

像是一些颜色大家还要在调色盘上来来回回调试,穆七几乎就随便搅动了几下就开始上色。

外行人觉得她就是新手不会,绘画程度很厉害的人才会发现她是了然于心,对色彩的掌控已经到了别人都无法理解的地步。

不,她不是不会画画,而是太会画了!画功绝对不是这群学生能比得上的。

不到三分钟,画面已经初具轮廓,她画画速度很快,程没有一点停留。

画画并不是一件不动脑的事情,相反你要画好一副画,得需要脑子和手的完美结合。

对于一些大师而言就不需要停顿思考,在动手之前早就胸有成竹,穆七就属于这样的级别。

十分钟以后就没有人再敢瞧不起穆七,就连杨眉也没想到这位娇滴滴的大小姐竟然会这么厉害。

她的水平完和她们不同,远在所有人之上。

周瑶则是喃喃念叨“不,不可能吧,她怎么会……这么厉害。”

如果不是现场看到穆七作画,她们一定不会相信这样的画作出自于一个大一新生之手。

“好,好厉害!”

她们又怎么知道,在那段只能呆在古堡画画的时间里,没有爸爸妈妈,穆尘也要出差。

能让穆七消遣和打发时间的就只剩下画画,她将所有的情绪都融入画作里。

别人学画画都掺杂着一些杂念,有的为了应付高考,有的为了将来的职业。

唯独她是不同的,她是真正热爱,所以她画出来的东西是有灵魂的。

穆七很快就画好了一幅画,正是面前的风景图。

在她笔下那些煽动翅膀飞舞的天鹅,微风吹动湖面的波纹,湖边起舞的水草。

说是一幅画,你多看两眼,仿佛天鹅要从画卷里面飞出来,水波的纹路是那么清晰,让你分不清是画作还是风景。

关键是这样一副高质量的画作只用了很短暂的时间,这才是让人无可置疑。

约翰也很久没有见到穆七,这孩子的风格终于变了。

以前她的画作虽然也很厉害,但每一幅都让人觉得有些阴郁的色彩,让人堵心不已。

这幅画就不同了,处处都展现出生命盎然、生机勃勃的气息,看着就让人舒心。

说明穆七本身的心境变了太多,她彻底从心脏病的牢笼里面走了出来。

作为她的老师看到这样一幅画也为她感到开心,他的小七小